婚後我被老公寵上天薑西霍時寒 - 小說狂人網

第541章 真是可憐

書名:婚後我被老公寵上天薑西霍時寒 作者:甜酒

“阮臻,是吧?不要拿出你那副小家碧玉的手段繼續下去了。如果還有下一次你出現在顧眠的麵前,讓她的情緒變得這般不好的話,我發誓你這輩子都不用進段家的門。你的兒子這輩子都不可能姓段,上不了族譜,你永遠都是一個見不得人的小三,你的兒子永遠都是私生子,上不了台麵。”段逐科道。

阮臻聽到這話,戰栗不止。

這個男人……

他居然如此說。

他怎麼可以這樣?!

對麵可是他的大哥,他怎麼能這樣?就因為顧眠嗎?顧眠憑什麼?他憑什麼讓兄弟倆都對她念念不忘?還讓段逐科這個沒有情感的家夥為他如此出頭。

“小朋友,下次你的腳如果不懂得如何放在正確的位置。叔叔教你。不會合理的使用自己的四肢,那還不如不要有的好。我會給你準備最好的輪椅。”他低著頭看著阮臻懷裏的段黎黎,說的冷漠而殘忍。

段黎黎被嚇哭了。

段漸離知道弟弟的冷漠,說道:“他不過是個孩子,你和他置什麼氣?”

“對啊,他不過是個孩子,對於是非善惡的封閉還不是很清楚,那麼到底是誰跟他說顧眠是壞女人的呢?”他說話時掃視到阮臻,眼底的厭惡不要太明顯。

段漸離扶額。

他不想爭論這個問題。

段逐科也不在意他的想法,隻是淡淡道:“大哥,既然做出了決定,就不要玩藕斷絲連那套,會顯得很丟臉。”

他摟著顧眠離開。

顧眠一瘸一拐的,走了幾步後段逐科沒了耐心,直接把她打橫抱起,也不在乎顧眠的意見,更加不在乎周圍人的目光。

顧眠有些許不好意思,說道:“放我下來。”

“放你下來?你走路慢悠悠的說不定會被太多人圍觀,你寧願被他們圍觀也不願意讓我帶你離開?怎麼想的?”他不管顧眠的意見,抱著顧眠上了電梯,詢問房間號。

顧眠:“…”

其實,她是下來買飯的啊。

怎麼回事?

突然給她弄上來了???

“坐著吧,我看看你小腿怎麼樣。”他蹲下,作勢要撩起來她的褲子,顧眠下意識的縮了回去,說道:“沒事了沒事,小孩子踢的能有多嚴重。”

“過來!”段逐科強硬的拉過,撩起來她的褲子,還好是寬鬆款,很容易就看到了剛才踢到的地方,已經青紫,看起來特別嚇人。

“這還是沒事?”段逐科問。

顧眠:“你到底要幹嘛?”

“我倒是想幹你,你給機會嗎?”段逐科語氣淡淡,他在冰箱裏拿了冰的飲料,放在了顧眠的小腿處,給她冰敷。

“要點臉好嗎。”顧眠道。

段逐科沒再說話。

他心心念念巴不得鎖在家裏二十四小時黏糊的妄想之人,被一個小屁孩踹了一腳,還在大庭廣眾之下丟了麵子。該死!

“你吃過飯了嗎?”顧眠問。

她拿起來手機,打算點外賣。

對於段逐科固執的不讓自己受傷這件事,她保持了沉默,看他的臉色,這個時候還是不要得罪他比較好,後果會很嚴重。

“沒吃。”段逐科道。

顧眠問:“披薩可以嗎?”

段逐科道:“我要吃麵。”

“炸醬麵?牛肉麵?小麵?油潑麵?”顧眠好脾氣的問道,之所以這麼態度好,是因為今天段逐科幫了他,於情於理都應該這麼做。

“板麵。”段逐科說。

顧眠:“…好。”

她定了兩碗麵,還定了菜。

很快,就送到了酒店門口,段逐科出去拿的,顧眠說道:“吃完你就走吧。”

“趕我?”

顧眠道:“讓你留下來吃飯已經是我最大的誠意了,也算是我剛才感謝你幫忙。”

如果不是因為這樣,段逐科甚至都不可能進她的房門,怎麼會兩個人心平氣和的講話呢。

“顧眠,你對我挺凶的嘛,對段漸離那一家人怎麼就唯唯諾諾的。不敢重拳出擊?還被一小孩欺負成這樣?”段逐科給她把麵放在麵前,筷子也放在麵前,服務周到。

“你想說什麼?”顧眠道。

段逐科:“我想說和太善良了。”

顧眠吃了口麵,皺眉頭,這家麵很一般。

“大庭廣眾之下,也不能上趕著去打一架。大家都是文明人,我總不可能跟個潑婦一樣罵街撒潑吧。我一成年人還上趕著和孩子過不去嗎?那我成什麼了?”顧眠冷淡的說道。

“讓你答應我的求婚,天天出現在他們麵前膈應他們,你非是不聽。阮臻就是看透了你的本質,看著時候刺蝟,可每次都把最柔軟的部分展現出來。”段逐科搖了搖頭。覺得顧眠實在是太柔弱可欺。

顧眠正色:“我並不認為他們仨一起生活就是幸福,我也不認為我現在生活的很不好。段逐科,我更加沒有想霍嫁給你。如果你不是段家人的話,我或許還能理直氣壯的罵你,可現在的你,對我來說,更多的是負擔。”

負擔,你懂嗎?

不管做什麼,對那個人來說都隻是負擔。從來都不會有任何的改變,結局從一開始就注定了。

“我知道。”段逐科道。

顧眠疑惑,既然知道,為什麼還要這麼做?不厭其煩的過來打擾。

“但是我做不到放棄你,在你還沒有結婚生子之前,就將就將就吧。畢竟我是個變態。”段逐科說的隨意,低著頭慢悠悠的吃著麵,看不到他的神色,揣摩不到他的情緒。

吃完後,不用顧眠趕人,他直接離開。到樓下時,給宋暮塵打電話讓他出來喝酒。

宋暮塵在那邊怒吼:“別人談戀愛把妹是和妹子過夜去了,你踏馬談戀愛是廢兄弟!!”

段逐科無視他的怒吼,掛了電話。

大堂沙發處,段漸離坐在那裏。

“逐科,我們談談。”他道。

段逐科道:“我和大哥有什麼可談的大哥還不如考慮考慮怎麼讓你的那個孩子媽進段家。”

“我從未想過讓她進段家。”

段逐科“喔”了一聲,笑著說道:“誰聽了這話不說一句渣男呢。人家為了你孩子也生了,名譽也沒了,結果還爬不到正主的位置,真是可憐。”